官梯丁长生免费全集

分类:小说推荐 | 浏览:374

小说介绍:丁二狗丁长生主角小说草根风云,又名商梯、正道,天若有情天亦老,人间正道是沧桑。


官梯丁长生免费全集点击这里开始阅读>>


ia_100002120.jpg
    “我就想要个儿子,要一个归于咱们俩的孩子”

    “好了,胖老头,这事往后再说,你方才说的开除教师,撤了朱赤军的事我不是没有想過,可是咱们俩的事朱赤军很清楚,我担忧把他撤了会有费事”。

    “他敢?再说了,你给他说清楚,過段时刻我会给他组织的,要不然你们自己处理也行,调一个副 長去担任校長,把朱赤军调到 里担任副 長,不過这事要過一段时刻再‘ ’作,不能‘ ’之過急”。

    “这样行吗,我担忧他不附和”。郑晓艾有点担忧的说道,她太知道朱赤军的为人了,校园里简直便是他的天堂,校园每年都会进一批‘女’教师,而这些‘女’教师但凡有点姿‘ ’的,很罕见逃過朱赤军的魔掌,自己當年便是被他灌了****的,还拍了‘裸’照要挟她,她也是没有方法才一而再再而三的和朱赤军坚持着不正當的联络,直到有一次蒋文山来校园查询,仅仅多看了她几眼,就被朱赤军‘逼’迫着陪蒋文山喝酒跳舞,當晚就被他送给了 蒋文山,從此,她就成了蒋文山的情人。

    要是让朱赤军脱离湖州一中,恐怕是有点困难,并且她手头上还真没有能够独挡一面的人去接湖州一中这个烂摊子。

    


556 

朱赤军的心情和郑晓艾想的一模相同,坚决不附和退出湖州一中校長的方位,尽管看起来很光荣,升任教育 的副 長,可是谁都知道,在湖州一中校長这个方位上每年能有多少进项,不说上级拨付的公款,單單学生家長以林林总总的理由送的礼,那也不是一个小数目,要是去了教育 ,那么这些都在瞬间没有了,能够说给个副 長,朱赤军还真的没有看在眼里。.最快更新拜访:.79xs. 。

    “朱赤军,我这不是在和你洽谈,这是行 指令,真话告知你,这也是蒋 的意思,你自己看着办吧”。郑晓艾很不快乐的说道。

    “蒋 ,哼,蒋 还不是听你的,郑 長,你不能過河拆桥吧,想當初要不是我帮你從中搭桥,你能有今日,我的意思是,做人不能这么没有品德”。

    “你”。郑晓艾气得腾地站了起来,挺拔的‘ ’脯跟着她的大口喘气不断的上下耸動,看的朱赤军也是一呆,可是他也仅仅看了一眼罢了,由于他很清楚,这个‘女’人再也不归于他了, ,那是他一辈子都不敢惹的 职,他之所以敢和郑晓艾動動嘴皮子,也正是由于當初他从前占有過这个‘女’人,他还在回味當初的余味,所以當郑晓艾抬出蒋文山时,他才敢说了那么一句。

    可是他没有想到,正由于这句话,完全‘激’怒了郑晓艾,不错,她从前是他的被逼的情‘妇’,可是这么多年過去了,她再也不是那个任人宰割的‘女’人,现在她的手里也开端掌握着他人的命运,比方说这个朱赤军。

    “朱赤军,你这个‘混’蛋,你知不知道你在和谁说话?你还有没有上下级的概念,出去,滚出去”。郑晓艾指着房‘门’大喊道。

    朱赤军也是不甘示弱:“郑晓艾,不要以为你傍上了大‘腿’就在这儿装大尾巴狼,我告知你,你只不過是人家的一个玩意罢了,什么时分玩腻了,你连个屁都不是,我也了解告知你,校長我还得持续當下去,谁要想让我挪窝,试试看”。朱赤军说完也不看郑晓艾的表情,开开‘门’摔‘门’而去。

    尽管郑晓艾作业室的隔音好,可是两人这么大声的吵架,还能瞒得了谁呢,所以,各个作业室里,逐步伸出了几个倾听的脑袋,纷歧会,又多了几个,开端的时分,咱们还仅仅在置疑,置疑郑晓艾的身份,置疑她的提升如此快的缘由,尽管版别许多,可是没有一个是 威的说法,可是當听到毕竟几句吵架时,咱们总算茅塞顿开了,原本真的有这事,朱赤军是當时郑晓艾的校長,那必定對暗地的事一览无余了,所以相视一笑,标明出极大的爱好,这些人听得如此入神,就连死后走過来的丁長生都没有髮现。

    丁長生也听见了 長作业室里在吵架,所以也做了一个听客,直到朱赤军摔‘门’而出,所以各个作业室瞬即缩回了脑袋,关上了‘门’,或许朱赤军真的很气愤,以至于看到對面走来的丁長生都没有任何的标明,丁長生也不想这个时分和他搭腔,所以身体一倾,让开路,让这个愤恨的疯狗過去了。

    原本这个时分丁長生不应进去的,换了任何一个人也不肯这个时分进去吃瓜落,领导这个时分正在气头上,要不是十万火急的事,谁乐意这个时分去戳领导的逆鳞呢。

    可是丁長生不怕,昂然走了进去,并且还煞有介事的敲了敲‘门’,没有听到答复就走了进去,可是进去之后就懊悔了,由于这个时分敬重的郑 長正伏案大哭,丁長生进也不是退也不是,正在骑虎难下之际,郑晓艾用手抹干了脸上的泪水,尽管仍是两眼通红,可是现已是从头焕髮了‘精’神。

    “要不,我待会再进来?”丁長生讪讪说道,而郑晓艾心里暗骂丁長生虚伪,进都进来了,还说什么待会再进来,尽管自己现在很想谩骂和,可是自己是 長,不能意气用事,所以,仍是很大度的招待了丁長生。

    “坐吧,什么事?”郑晓艾翻开一包湿巾,擦了擦脸和眼睛问道。

    “哦,是这样的,这次的湖州一中两位‘女’生喝农‘药’作业形成的影响很坏,原因或许郑 長也知道了,我想,这件事有必要严峻处理,其真实前段时刻的调研中,咱们也髮现有一些教师參与到校外训练组织的办班中获取‘私’利,讲堂上该讲的课不讲,要到教导班上去讲,这對于一些家庭困难的学生来说,确实是很大一筆担负,这次两个‘女’生喝农‘药’,也是由于教师敦促‘交’补课费,她们又‘交’不起才自 的,这件事不光是湖州一中有,其他校园也有,我想,要是这件事不处理好,迟早还会出事”。

    郑晓艾听得很细心,还特意拿出筆记本记载,其实这点事还用记载吗?當然了,或许郑 長确实太忙了。

    “那你准備怎样办?”阅历了朱赤军的事,郑晓艾确实是想有所動作,只不過方才还没有想好该怎样办,不過當丁長生说完后,她立刻知道到了这儿面的机遇,朱赤军不肯脱离湖州一中,那么好,给你一个天堂路你不走,你非要 闯阴间‘门’,这事她只需附和就能够,眼前这个人不是正好對付朱赤军吗?

     
    “陈姐,传闻你老公是个教授?研讨哪方面的?”

    “问这干什么?”陈红蔷原本心境还不错,可是经丁長生这么一问,脸上立马寒霜迸现,没有一点友爱之‘ ’了。

    “没什么,仅仅猎奇罢了,并且我这个人很尊重有文明的人,所以听他们说你老公是教授,就想知道一下”。

    “听他们说?谁在我背面‘乱’胡说根子,无聊”。

    “不是,陈姐,这点事你也气愤啊,当心气愤影响内排泄啊”。

    “丁主任,咱们是搭档不假,可是请尊重我的个人隐‘私’,并且我也不想再谈论这个论题”。陈红蔷俏脸寒霜的说道。

« 上一篇 下一篇 »
网站分类
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