君绯色萧凤栖小说免费阅读_笔趣阁

分类:小说推荐 | 浏览:1469

小说介绍:前一世秦臻是被妹妹和未婚夫联合背叛的秦家嫡女,一朝重生,她成为了将军府的纨绔大小姐,仗着父亲是大将军,战功无数,便飞扬跋扈谁都不放在眼里。萧凤栖,君绯色。


君绯色萧凤栖小说免费阅读_笔趣阁http://i.readaa.com/g/9k


eca78814a9ed2ecdb4b01156e10de803.jpg她没有理萧凤栖,仅仅看着萧泓宇,忽的秦臻笑起来,“呵呵,呵呵呵......”


        
那笑声苍凉,悲戚,又透着百般无奈深深寂寥,她遽然开口,“萧泓宇,我觉得我们都是被命运操控的傻子......”


        
这话落下,萧泓宇眯了眼,为君绯color的失常和大胆。

秦臻改了口,但不代表之前那两个字他没听到。


        
她喊了裴翎。


        
为什么会喊他裴翎?是髮现什么了?仍是他显露漏洞了?


        
萧凤栖一会儿脑海中闪過好几个想法。


        
口气却安静的开口,“君绯color,妳不用跟我这么谦让。”


        
话音一落,却见秦臻抬着头,双眼目光清凉,紧紧凝着他,“为什么臣女跟王爷妳无需谦让?”


        
“本王喜爱妳,做什么都是自愿,何需要妳的感谢?”


        
萧凤栖开口,口气是归于他独有的张狂。


        
“那玄王爷或许要绝望了,臣女已经有了未婚夫,这件事想必瞒不過王爷的耳朵。”


        
秦臻直接道。 //m.vipkanshu.com


        
“嗯。”


        
“王爷见過臣女的未婚夫吗?”


        
秦臻又问。


        
萧凤栖抿着唇瓣,没有开口,仅仅抬起头對上秦臻的眼,太镇定了,也很沉寂,一切的心思都被挡住了,他居然窥视不透。


        
“不曾。”


        
好久,萧凤栖才道。


        
君绯color有未婚夫的工作,前次在将军府门口传来,自然是不少人都知道了,那他知道也不古怪。


        
“臣女的未婚夫長的很是秀美,郎艳独绝、人间无二,很是让人倾慕。”


        
秦臻又道。


        
这要是往日,听见秦臻这般夸她,萧凤栖自是心里欢欣,但此时他总有一种危机感,觉得秦臻有些不對劲。


        
“跟本王有什么关系吗?”


        
萧凤栖偏头看他,金color的面具在阳光下散髮出矜贵凌冽的光辉。


        
“是没有关系,只不過王爷不是说喜爱臣女?可臣女与王爷相交这么長时刻,却是连王爷的容貌都未曾见過,不知王爷今天可否满意臣女的要求?”


        
秦臻紧紧盯着萧凤栖。


        
萧凤栖又是多么聪明的人,秦臻这话一落,他心里登时就理解了,他定然是哪里显露了漏洞,让面前这姑娘起了置疑。


        
萧凤栖没说话。


        
有微风吹過,两个人的髮丝被吹的漂浮起来,有种要浪迹天涯的缠 绵之感。


        
但秦臻的目光太清凉了。


        
萧凤栖心里几回纠结,甚至想就趁着这个机遇告诉她真话,告诉她裴翎就是萧凤栖,可是......今天她遭到的影响太多,之前在那宅院里更是差点儿失控,假设此时在知道自己一贯對她隐瞒了身份,那她或许接受的住?


        
萧凤栖几回酌量,终是咽下了到嘴邊的话。


        
“君绯color,本王自三岁起帶上这个面具,便從未有人敢提出这样的要求,凡是见到本王容貌的人,一个是死,一个是......嫁给本王,妳确认要看吗?”


        
萧凤栖微抬下巴,显露修長的脖颈,和nature感的喉结。


        
两个人的目光在空中對上,似在比赛,胆量的比赛。


        
却没想,就见秦臻允许,“好。”


        
她这个人從小骨子里就顽强,她置疑一件事,那就是头破血流也要知道本相。

        
萧凤栖却是拳头瞬间紧握,他以为未到,消息却是掌握到了,此时心中如火烧一般,又如寒冰般的冷冽,看着秦臻眼中深深y抑的痛苦,他拧眉,秦臻,妳知道了内幕,是不是對萧泓宇升起了疼惜,不舍得他了?那裴翎该怎样办?妳们昨天才在一起。


        
“假设人人只靠一张嘴就可以颠倒是非,就可以污蔑他人,那这世风将乱成什么姿势?從前我一贯信赖,天道在上,公平在心,但妳们......”


己说的,她妄想把这件事栽赃在我身上,可是我怎样或许容许,所以便跟她髮生冲突,云安,妳以为在長公主府那一次为什么她会选择凌辱我?就是因为这件事......我原本是方案奉告宇哥哥的,可是我不能说啊,我要是说了是我捅了姐姐一刀,宇哥哥更不会宽恕我了,可是我没想到君绯color她居然会倒打一耙,竟是想将s死姐姐的罪名全都扣在我的身上,这一点,我不认!”“六皇子,内幕可以证明红霜所说绝无虚伪,我是保护了霜儿,但臻儿也是我的女儿,到底是谁让她骸骨无存的,这个凶手内幕是绝對不会放過的。”秦奎也厉声道。秦臻被卡着脖子,听着这父女二人妳一句我一句的指控,颠倒是非,只觉得心冷備至。她以为自己的心早就被秦家人伤透了,却原本伤透之后是死透。秦臻惨白的闭上眼,從今往后,她与秦家再无纠葛,只剩存亡之仇!“君绯color,本皇子给妳终究一个机遇,假设妳说明不出来理由,本皇子倾尽悉数要妳的命。”秦臻看着萧泓宇狠绝的双眼,她的心里多么荒芜,深深的闭上眼,“我看见了,悉数都是秦红霜做的。”“既是悉数都是她做的,妳为何三年后才说?妳又为何三年后才针對她,甚至针對本皇子,理由呢?”理由就是,我就是秦臻,可是我不能说。“说话!”萧泓宇厉声道。

« 上一篇 下一篇 »
网站分类
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