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级人生陈平全本免费阅读

分类:小说推荐 | 浏览:230

小说介绍:"陈平!" 娇声怒斥! 啪! 清脆的一个巴掌,结实的扇在陈平脸上。陈平跟前,怒容满面的江婉,一双美目中泪水打着转儿,"我女儿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我一定饶不了你!"


超级人生陈平全本免费阅读http://u.didi01.com/god/gd


1648bbe8d30da030debfb6e898cdb1c8.jpg
    “现任十二区的三位区主,其间之一,林谢。”

    乔富有道,面露凝重之color,道:“他是您母亲當年领养的一位孩子。”

 第1094章,前往十二区

    母亲當年领养的义子?

    林谢?

    陈平目color有些暗沉,不解的望着乔富有问道:“他是母亲的义子?”

    乔富有点允许道:“是的少爷,林谢是大夫人當年從外面帶回来的孩子,陈氏的人,见過的不多,不過,您父亲知道他的存在。在您母亲那次的意外之后,他就接管了十二区,成为了十二区的三位区主之一。”

    听到这话,陈平缄默沉静了,目光中有微光闪耀,看着手中的这份函件,想了想,将函件扯开。

    里边的内容很简單,林谢约请陈平前往十二区,说有事商议。

    函件的结尾,是十二戋戋徽的盖章,一个黑color的星标图画。

    從这封函件中,看得出来,这个叫林谢的人,句子简练,为人归于干练话不多的人,nature格应该倾向于沉稳内敛,足智多谋的那种。

    陈平呼了一口气,心中有些不安静。

    他從来不知道,母亲竟然还收养了义子。

    “妳知道他的内幕吗?從哪里来的?”陈平问道。

    乔富有摇摇头,道:“少爷,老奴對林谢区主的内幕了解的不多,关于他的身世和来历,应该只需您母亲知道。现在,您母亲不在,他的身世和来历,基本上没有人知道了。不過,说不定老爷知道一些。”

    陈平眉头紧闭,心中难以安静。

    一个毫无内幕的人,一个天心岛缓冲区域的区主。

    母亲名义上的义子,遽然约请自己前往十二区做客。

    陈立文笑了笑,道:“五叔公,我来是想说,陈平现已回来了。今晚,那个贱人帶着女儿想治病,家里的那些医师都被我j告了,然后他们去了四区的医院,为此,闹了一些不愉快,陈平出头了。依据医院的眼线来看,的确是陈平前往了十二区。”

    闻言,陈武面color凝重,回头看向陈相原等人,目光落在陈明复身上,问道:“二哥,现在怎样办?陈平去了十二区,不会真的要和林谢那小子联手吧?”

    陈明复的脸color也欠好看,他眉头紧蹙,用手帕捂着嘴猛咳了几声,道:“相原,妳怎样看?”

    陈相原吃了几颗坚果,道:“静观其变,林谢可不是简單的角color,他能在十二区那么杂乱的当地當上区主,足以见得,这个人不是我们想的那么简單。并且,從本家集结死灵兵士的反响来看,他们也怕十二区,也怕林谢做出什么越界的行動。”

    听到这话,陈明复点允许,跟着道:“那我们需不需求派人過去看看?”

    陈相原摇摇头,动身,一双手揣在腹前,道:“二哥,十二区可不是四区五区,那是逝世街区,区域邻近五里,都是缓冲地帶,其他区域的人,没有允许证,是进不去的。并且,要是让里边的人知道,我们分居派人過去监督,恐怕影响欠好。”

    陈明复点允许,看向陈立文,问道:“立文,妳過来还有其他事吗?”

    陈立文满脸笑意,道:“二叔公,天然是有要事和诸位叔公商议一下。”

    ……

    这邊,死灵战团的車隊,很快就跨入了一条八車道的高速路段。

    这条路,如同一条從富贵都city通往罪恶都city的桥梁一般。

    車后边,是十分富贵和热烈的十区,而車头前,只需树立的街灯,和一眼望不到头的深邃的八車道。

    大约過了五分钟,世人的视野内,才看到了那十二区的大约相貌!

    许多挺拔的混泥土城墙,像是监狱的外墙,八車道通往那翻开的血盆巨口,那里是一道被拉高的石头闸口!

    这是十二区的通关口,这道闸口,有数千吨重!

    闸口外侧,是两隊全副武装的巡查小隊,他们全都是黑color的作战服,看上去,这些作战服,和电影里的那些异国装甲兵士相同。

    每一辆进出这道闸口的車,都会被严厉的查看!

    猎犬、机器扫描……

    很严厉!

    陈平看着眼前的这道数十米高的城墙,能看到里边那些高松的楼宇,乌黑color,灯火很少。

    十二区最中心的那座数百米高的大楼,却是看得一览无余,通体乌黑,整个大楼的外壳,满是钢筋混泥土和铁墙,只能看到一些闪耀的红点,那是风险暗示灯。

    听说,只需区主的一个按钮,这栋十二区标志的建筑物,就会被铁墙從上至下封闭死!

    任何人,都不得进出!

    除非,里边的人翻开,不然,这栋楼房就算是用炮弹炮击,都不会坍毁,更不会被闯进去!

    由于,那外层的铁墙钢板,有挨近一米的厚度!

    很快,車隊挨近闸口的查看点。

    車子停下,熄火。

    四个持Qiang且全副武装帶着电子扫描貝雷帽的兵士走了過来。

    “查看,出入证!”

    这些兵士的情绪比较粗犷和蛮横。

    坐在副驾驶的死灵兵士,直接掏出林谢约请函,那巡查的兵士看了眼约请函,又看了看車内的人员,抬手挥了挥,對那邊关卡的人喊道:“放行。”

    車子刚准備启動。

    忽的,不远处,從那闸口的后方,直接冲出来几辆改装为战車的越野車,車上,满是全副武装的兵士!

    四辆車,直接蛮横的开過来,将陈平的車隊给围了起来!

    跟着,那帶头的吉普車内,跳下一个帶着黑color墨镜,穿戴墨绿color战装的男人,寸头,眼角和嘴角有很深的疤痕,皮肤乌黑。

    他穿戴皮靴,帶着一行十几人,直接咧嘴显露冷笑走到陈平的車前,一脚浮躁的踩在引擎盖上,對着車内的几名死灵兵士和陈平,咧嘴显露冷笑,大声喊道:“陈大少,欠善意思啊,我家老板让我请妳先過府一叙,还请陈大少跟着我们的車辆,不要抵挡,不然,髮生点什么不用要的误解,我的人,Qiang可没長眼睛。”

 第1097章,一触即发

    那帶头的男人,身段高壮,言语和眉color间,都帶着横冲直撞和不行一世的情绪。

    他们的呈现,那些担任巡查和关卡查看的兵士,全都默默地站在一邊,一点点不敢上前一步!

    陈平坐在車内,看着車窗玻璃外,那一脚踩在引擎盖的男人,眉头紧闭。

    他看的出来,这个遽然呈现的小隊,在十二区的身份和方位,不简單。

    想了想,陈平走下車,身前死后都有死灵战团的兵士护卫着。

    这几个死灵兵士的呈现,也让现场的气氛变得反常的严重!

    那帶头的男人,天然也认出了这些护卫是死灵战团的人,双目中流转着好战的神color,看向陈平,问道:“陈大少,怎样样,考虑的怎么?是您跟我過去呢,仍是我把妳绑了去呢?”

    陈平双手c在裤兜里,目光漠然的看着那帶头的战装男人,问道:“妳家老板是谁?”

    那帶头的男人推了推自己的墨镜,较为装逼的道:“我家老板姓石,石泰安。”

    石泰安?!

    陈平听到这个姓名,眉头紧闭,目光里流显露疑问不解之color。

    由于,这石泰安正是十二区的三位区主之一!

    他怎样会遽然组织人,在这进入十二区的关卡口,将自己拦下?

    他这是计划跟林谢抢人?

    陈平一时刻想了许多,最终,目光落在那帶头的战装男人身上,道:“欠善意思,石老板的善意我心领了,我暂时还有其他作业要处理,要是石老板真的對我感兴趣,无妨等我处理好眼下的作业,再随妳去见见石老板。”

    砰!

    那战装男人一脚将車辆的引擎盖踩得洼陷下去,然后,目光冷冽,情绪放肆的盯着陈平道:“陈大少,按理说,您是这天心岛陈氏本家的大少爷,我应该對您表现出敬重。可是,妳别忘了,这儿是十二区的地界,妳们陈氏,在这儿并不管用。这儿,只需石老板的意思,才是仅有的王令!我家老板约请您過去,您不得不去!”

    说罷,那战装男人大手一挥,寒声喝道:“来人,请陈大少上車!”

    瞬间!

    那四周现已站好位的战装人员,悉数举Qiang,Qiang口對准了陈平缓死灵兵士!

    陈平目color一沉,看着这十几个战装男人,心里很是不悦。

    十二区,公然是一点都不给陈氏体面。

    连一个小小的隊長护卫,都敢對自己動刀動Qiang的!

    陈平呼了一口气,眼看着那十几个战装男人持Qiang走向自己,他目光里迸射出狂怒的火焰!

    可是!

    恰在此时,另一對人马,從十二区那道闸口后边飞速的冲了出来!

    为首的男人,相同的战装,国字脸,面color严厉而严峻!

    仅有的不同,便是他们的战装x口的徽章,和这帶着墨镜男人的徽章不相同。

    他们的呈现,令这儿的bureau势,瞬间髮生了改变!

    “韩虎!妳方才说什么?十二区只需妳家石老板的指令,才是王令?那妳是不把我们林区主的指令放在眼里了?”

    那个国字脸的战装男人闯进场间,直接满脸寒意的痛斥着那墨镜战装男人!

    “王松!能够啊,動作够快的。”

    韩虎扭头,嘴角冷笑,脸上的疤痕,显得无比的狰狞。

    那王松冷哼一声,严厉的目光扫過全场,從韩虎手下身上一一扫過,然后怒道:“都给我把Qiang放下!妳们也不看看妳们Qiang口對着的是谁!陈氏本家的大少爷,妳们一个个有几个脑袋能够掉?!”

    韩虎帶来的那些战装男人,此时全都面面相觑,看了几眼王松,准備放下Qiang支。

    可是,韩虎遽然怒吼道:“谁敢放下,老子榜首个毙了他!”

    一触即发!

    气氛反常的严厉和冷峻!

    那群举Qiang的兵士,此时都有些慌了!

    其间一个人承受不住y力,Qiang口渐渐的落下。

    韩虎眼角一寒,右手探出,遽然從自己的腰间拔出手Qiang。

    砰!

    Qiang响!

    那名兵士的眉心,直接一点血红,然后,整个人抬头倒在了血泊中!

    这悉数,就髮生在几秒钟的时刻!

    韩虎的動作,趁热打铁,直接吓住了其他帶来的悉数兵士!

    他淡淡的将手Qiang从头c回腰间的Qiang套。

    哒哒哒!

    他们瞬间将Qiang口从头举了回去,對准了陈平等人。

    王松面color一沉,看着韩虎如此行事,眉头紧皱,怒道:“韩虎,妳这是应战林区主的意思?”

    韩虎笑了笑,道:“王松,别拿妳家区主y我,我们石老板,也是区主,平起平坐!有本事,我们今日,就在这儿抢人!谁赢了,谁就有资历将他们帶走。”

    王松眼角一拧,身上渐渐的涌现出冷冷的寒意。

    两隊人马,此时悉数处于高度严重的状况!

« 上一篇 下一篇 »
网站分类
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