医道狂尊林阳苏颜全文免费阅读_日照小说网

分类:小说推荐 | 浏览:363

小说介绍:林阳遵循母亲的遗言,去给别人做上men女婿,为期三年。现在,三年时间结束了…


医道狂尊林阳苏颜全文免费阅读_日照小说网http://u.didi01.com/god/ha


da4005a5cdd84b22c8b0e88981bbb248.jpg
    朔方愣了下,忽然哈哈大笑起来,动静较为洪亮,像是成心说给周围人听:“苏小姐,这样一个废物妳在乎他的体面干什么?他不是个赘婿吗?不是个靠女性养活的无能废狗吗?他这种人,有体面吗?他配有体面吗?”

    “哈哈哈哈...”

    现场人马上髮出捧腹大笑声。

    苏颜小脸惨白,秋眸瞪大,呆呆的望着朔方,小嘴儿悄然翻开,已然不知该说什么好。

    林阳也暗暗蹙眉。

    “苏颜小姐,我對妳仍是有些了解的,尽管妳的悦颜世界刚刚建立,最近做了几个项目,收益颇豐,但妳却坚决果断的将悉数资金又投入到新的産品研髮當中,早早进入到下一个阶段,很不错,我信任以妳的眼光及才干,要想将作业髮展起来,必定垂手可得,这样一个没用的废物,怎配得上苏小姐妳这样优异的女孩,我真的为妳感到不值。”朔方摇了摇头,叹了口气道。

    苏颜缄默沉静不语,心里悲喜交集。

    “是啊苏小姐,这个家伙哪配得上妳啊?”

    “真要说配,妳也应该得找朔方先生这样德才兼備年少有为的人啊!”

    “没错,朔方先生可不是一般女孩能配得上的。”

    周围的賓客们马上了解了朔方话中的意思,急速起哄复合。

    苏颜的脸color有些丑陋。

    林阳仍然仅仅動了動眉,一言不髮。

    “苏小姐,今日是我与史密斯先生签定新産品研髮合同的重要日子,也是一个大型化装品展示会,说是展会,也是舞会,咱们能够在今日畅所desire言,开辟下外交圈,今晚注定会让悉数人难眠,所以朔方唐突,想请苏颜小姐當我的舞伴,不知妳意下怎样?”朔方很是温顺的说道,那磁nature的嗓音加深邃的双眼,很具s伤力,任何女孩要是對上这两样,恐怕都会沦亡。

    苏颜也有些遭不住。

    不過她的意志力仍是异于常人的。

    并且...她也很抵挡跳舞,更不会跳舞。

    “谢谢妳,朔方先生,仅仅我不太会跳舞,仍是不要了,其他能否允许我把我的老公先送回去?等他脱离了再说吧。”苏颜挤出笑脸道。

    “这么说,假如我让他安靖脱离,妳就乐意做我的舞伴吗?”朔方浅笑的问。

    “这...仍是...算了吧...”苏颜犹疑了下道。

    “或许咱们能够聊一聊与七青有关的東西。”朔方忽然又加了一句。

    这话一落,苏颜呼吸瞬间凝结了。

    她猛地扭過头,难以幻想的看着朔方:“朔方先生...您是指...最新研发出来的七青丽普化装套?”

    “这个专利在我的手中,现在国内也只需咱们一家独售,原本宗族是不容许髮展署理下线,不過我看苏颜小姐确实非常出color精干,假如苏颜小姐有爱好,咱们待会儿能够單独聊聊。”朔方浅笑道。

    苏颜一听,秋眸瞪的巨大,整个人都哆嗦了。

    她极力的呼吸了几口,平复着激動的心境,旋而低声道:“朔方先生,我...我先帶我老公回去了...”

    “忠叔!”

    “少爷。”旁邊一名白叟走了出来。

    “把我的劳斯莱斯开来,送下苏小姐。”

    “是,少爷。”白叟容许,就回身走开了。

    “谢谢。”苏颜悄然点了容许,便回身朝林阳走去。

    尽管二人的说话声不算大,可林阳仍是听了个清楚。

    朔方挥了挥手,那些保安便悉数散开了。

    “回去吧。”苏颜低声说道。

    “怎样?妳真的想给他當舞伴?”林阳眉头紧皱的问。

    “林阳,妳知道七青丽普化装套吗?”苏颜沉问。

    “那是什么?”

    “那但是国内化装品职业的龙头定量髮售的一套化装品!这套化装品但是结合了国表里的先进技术研髮出来的全新化装品套,它的制造极为繁琐,一年或许只能制出百套不到,而每一套的价格,都是天价,乃至能够说是有钱都买不到!是国内富豪太太们争抢的抢手货!”

    “妳想说什么?”林阳切入主题问。

    “假如我從朔方那里拿到了署理power,對我悦颜世界将会是一个巨大的进步,到时分整个悦颜世界的名望不只打出去了,公司也能凭仗这套定量版的化装品套而触摸到职业的巨子,拓展公司的头绪与业务,對公司的远景有无法估量的优点啊!”苏颜激動说道。

    她好像是看到了悦颜集团光辉的未来。

    仅仅...这话一落,林阳忽然猛地拍了一下桌子。

    砰!

    闷响传出。

    周围人满是一怔。

    但看林阳黑着个脸,冷冷哼道:“可妳是我老婆!怎能做其他男人的舞伴?”

    “哦?我的名声现已传出江城了吗?”林阳松开了手,安静说道。

    “那倒不是,没有人会對一个一无可取的废物多加关怀,我之所以会知道妳,仅是由于苏颜小姐。”男人浅笑道。
    胖子的y气出乎了许多人的预料,苏颜也是讶然不已。
    这个人一呈现,全场马上欢腾了起来。

    “汤董?”

    “这...这是廣柳上美集团的一把手汤合生呐!”

    “他竟然站出来了!”

    “汤董是要干啥?给那个男的出头?”

    “不或许吧?”

    “那男的谁?竟然能让汤董出头?”

    四周的人议论纷繁。

    朔方也是蹙眉连连,侧首對着身旁人问:“怎样回事?”

    “少爷,咱们也不知道。”旁人摇头。

    “这个林阳,应该仅仅苏家的一个赘婿吧。”

    “依据咱们的查询...是的,他在苏家的方位极地,并且苏颜现已明晰表态過,会与林阳离婚,之所以还未离婚,好像是与苏家老爷的遗言有关。”

    “那为何这个汤合生会出头?”朔方沉问。

    旁人思绪了下,低声道:“或许是苏颜小姐的原因。”

    “苏颜?”

    “据我所知,不论是之前的周司理仍是现在的汤董,都跟阳华集团有亲近联络,或许...他们是看着苏颜小姐的面才出的头。”

    “是吗?”

    朔方若有所思。

    “少爷,现在该怎样办?雷胖子或许搞不定了,他最近有个大项目得靠着汤合生,恐怕他是不敢跟汤合生作對...”旁人道。

    “这样吗?行吧,这场闹剧就先收场好了,也该我出头了。”朔方容许,便是起了身,要朝人群内走去。

    而此时,那胖子雷浩现已是陪着个笑脸走来。

    “汤...汤董,原本这两位是您的朋友啊,鄙人眼拙了,眼拙了,若是知道他们是您的朋友,我哪敢找他们费事啊。”雷浩奉承道,一副阿谀奉承的容貌。

    汤合生连连摇头:“雷胖子,妳弄错了,我之所以站出来,是看不惯妳在这儿狗仗人势,他人只不過是稍稍碰了妳一下,乃至都不确认碰没碰,并且他人还向妳抱愧了,妳呢?竟然得理不饶人,还要逼他人下跪?雷胖子,妳好威风啊!妳这样的大角色,我可开罪不起,之前的协作,看姿态我得酌量酌量了!”

    “啊?”

    雷胖子一听,脸都白了,匆促央求道:“汤董!汤董!咱们万事好协商!万事好协商啊!这个项目我但是把身家悉数投进去了,要是黄了,我...我可就完了!”

    但是汤董浑然不睬。

    雷胖子desire哭无泪,不斷央求。

    汤董暗暗看了眼坐在椅子上的林阳,见其稍稍点了容许,才挥手低喝:“妳知道错了吗?”

    “知错,知错!我知道错了!”雷胖子急喊。

    “已然如此,那还不快点去向这位先生及女士抱愧?”汤董冷喝。

    “是,是...这位先生小姐,是我错了,我向妳们抱愧,對不起,對不起...”雷胖子急喊,还把旁邊犯傻中的花枝招展女给揪来,一同抱愧。

    苏颜怔怔的看着这悉数,大脑有些回不過神。

    怎样忽然间,冒出了这么多好心人?

    这个汤董又是谁?为啥要给她出头?

    苏颜想不睬解,周围的人相同想不睬解。

    这悉数的悉数,都让苏颜困惑到了极点。

    “出什么事了?”

    这时,人群裂开,朔方高雅的走来,一副什么都不知情的姿态问。

    “哦,朔方先生来了?没什么事,仅仅一些小误解。”汤董笑了笑。

    林阳现已容许,意思便是排难解纷,汤董天然也不想把作业闹大,畢竟他来这的首要意图仍是參加这场展会。

    林阳也了解这个道理。

    其实这个展会上有不少人是知道林阳的。

    这些人跟马海联络不一般,都知道苏颜身邊的那个废物赘婿林阳便是阳华集团的老董。

    打林阳进门起,这些人就留意到了,仅仅咱们都接到了林阳的目光暗示,没敢過来打招待。

    因而林阳在面對雷胖子的寻衅时是毫不担忧,由于他信任,会有人给他出头的。

    “汤董说是误解?雷胖子,真的是误解吗?”朔方扭過头,望着雷胖子,浅笑的问。

    雷胖子马上满头大汗,说是也欠好,说不是也欠好,人张着嘴支支吾吾了半天,却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。

    朔方凝了凝眼,旋而神态又康复了天然:“雷胖子,妳不说,我想周围的客人们应该都是看在眼里的,有谁能告知我毕竟髮生了什么事吗?”

    “朔方先生,这两人在这捣乱呢!”一名男人忽然站了出来,指着林阳喊道。

    “哦?闹什么事?”朔方立问。


« 上一篇 下一篇 »
网站分类
推荐